世易医学汇丨SKYTROFA成为首个获批的儿童生长激素缺乏症每周疗法;Lyumjev获批使用胰岛素泵给药

根据Ascendis Pharma发布的公告,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批准lonapegsomatropin-tcgd(SKYTROFA)用于治疗因内源性生长激素(GH)分泌不足而导致生长障碍的1岁及以上儿童患者。

FDA在8月25日宣布,每周注射一次SKYTROFA成为FDA批准的第一个持续1周释放生长激素的产品。适应症为用于体重至少为25.4 lb的1岁及以上儿童患者。

“今天FDA的批准代表了GHD儿童及其家庭的一个重要的新选择,他们现在将有每周一次的治疗选择。在关键的头对头临床试验中,每周一次SKYTROFA在第52周的年化身高增长速度高于生长激素,”主要研究者、儿科内分泌专家Paul Thornton在Ascendis Pharma发布的文章中说道。“这种每周一次的治疗可以减轻治疗负担,并有可能取代 30 多年来一直是治疗标准的每日生长激素疗法。”

Ascendis Pharma指出,该批准还包括SKYTROFA自动注射器和药筒,从冰箱中取出后可在室温下储存长达6个月。该公司还指出,预充式药筒将有9种剂量规格,以允许更灵活的使用剂量,lonapegsomatropin-tcgd的商业发布将包括全套患者支持项目,包括患者教育方案。

Lonapegsomatropin-tcgd的批准是基于heiGHt试验的结果。一项为期52周的3期全球、随机、开放性、有效药物对照、平行组试验,入组了161例生长激素缺乏症初治儿童,试验设计的主要终点为52周时接受lonapegsomatropin-tcgd和每日一次hGH治疗的儿童的年化身高速度。试验结果表明,使用lonapegsomatropin-tcgd与第52周更大的年化身高增长速度相关,治疗差异为0.9 cm/年(11.2 cm/年vs 10.3 cm/年)

MAGIC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Mary Andrews说:“患者及其家属现在可以选择每周一次的生长激素疗法,这是非常奇妙的。GHD在我们的儿童中经常被忽视和治疗不足,管理GHD可能对家庭具有挑战性。我们对这一消息感到兴奋,因为治疗GHD很重要,儿童的成长时间很短。”

Lonapegsomatropin-tcgd禁用于多个患者人群,包括心脏直视手术、腹部手术或多次意外创伤后的急性危重疾病患者,或急性呼吸衰竭患者,因为使用药理学剂量的生长激素会增加死亡风险。此外,对生长激素或SKYTROFA中的任何辅料过敏的患者,以及任何活动性恶性肿瘤患者也不适用使用该药物。


根据礼来公司发布的公告,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扩大赖脯胰岛素注射液(Lyumjev)100单位/mL的适应症范围。

FDA在8月16日发布的扩大标签批准中允许赖脯胰岛素的新型制剂通过胰岛素泵持续皮下胰岛素输注给药。

“胰岛素泵是糖尿病患者的一种重要的输注选择,其中许多人需要面对餐后高血糖水平的问题,”礼来公司医疗事务副总裁Leonard Glass博士在上述声明中说。“Lyumjev适应症的扩展包括在胰岛素泵中的使用,为糖尿病患者提供了一个新的重要选择。对于寻求管理血糖水平和减少餐后血糖峰值的胰岛素泵用户来说,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发展。”

礼来公司称,最初的批准可追溯到2020年6月,赖脯胰岛素的最新适应症扩展是基于PRONTO-PUMP-2试验的结果。PRONTO-PUMP-2是一项3期试验,具有预设目标,旨在评估赖脯胰岛素在1型糖尿病成人患者中用于胰岛素泵时的疗效和安全性。

为期16周的试验入组了432例患者,并将其以1:1的比例随机分配至赖脯胰岛素aabc注射液(Lyumjev)和赖脯胰岛素注射液 (Humalog)。该试验的主要终点为:Lyumjev与Humalog相比,从基线至第16周HbA1c变化的非劣效性。根据礼来公司发布的信息,该试验达到了其主要终点,并证明与Humalog相比,Lyumjev在试验餐后1小时和2小时的血糖峰值降幅更大。

Lyumjev已在日本和欧盟获批用于胰岛素泵。该公司敦促糖尿病患者寻求其医疗保健提供者的指导,并参考胰岛素泵制造商的说明,以确定Lyumjev U-100是否可用于胰岛素泵。

最近的一篇综述强调了2型糖尿病患者中睡眠障碍的患病率及其对该患者人群健康结局的影响。

对PubMed数据库从一开始到2021年1月的综述结果表明,2型糖尿病患者睡眠障碍的患病率高于普通人群,包括失眠OSA和不宁腿综合征,多项研究表明这些疾病的存在对健康结局产生负面影响。

研究者写道:“通过这篇综述,我们旨在强调2型糖尿病患者睡眠障碍针对性诊断和治疗的重要性。”

为了进一步揭示睡眠障碍在2型糖尿病进展和糖尿病并发症发生中的作用,来自荷兰的一个研究者团队做了一项文献综述,描述当前的治疗选择,并根据现有数据提供与糖尿病并发症相关性的展开分析。该综述是一份11页的文件,有近80篇参考文献,强调了当前的数据以及详细的药物和非药物治疗、对糖尿病管理的影响和未来研究的重点。

对于他们的综述,研究者使用2型糖尿病和以下术语检索了PubMed表格起始至2021年1月:睡眠障碍、睡眠觉醒障碍、睡眠剥夺、昼夜节律、睡眠觉醒、失眠、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和不宁腿综合征。研究者纳入了所有相关的英文或荷兰语原文和综述研究,纳入了观察性和实验性研究,未进行质量或偏倚风险评估。

根据ICSD-3第三版的数据,纳入综述的研究数据分析表明,失眠(34-44%)、OSA(55-86%)和不宁腿综合征(8-45%)在2型糖尿病患者中的患病率似乎高于一般人群。研究者指出,他们无法获得任何报告昼夜节律睡眠-觉醒障碍、嗜睡中枢性障碍或异态睡眠患病率的研究。

多项横断面和前瞻性研究表明,睡眠障碍的存在与不良健康结局相关,尤其是在血糖控制方面。研究者强调失眠与HbA1c水平(2.51 mmol/mol[95%CI,1.1-4.4];0.23%[95%CI,0.1-0.4])和空腹血糖(0.4 mmol/L[95%CI,0.2-0.7])升高相关。研究者还指出,在2型糖尿病患者中,失眠的存在与抑郁症状风险增加相关(OR,1.31;95%CI,1.16-1.47)。

“睡眠障碍在2型糖尿病患者中非常普遍,对健康结果产生负面影响。”研究者写道:“由于睡眠障碍的治疗可以防止糖尿病的进展,因此应该努力诊断和治疗2型糖尿病患者的睡眠障碍,以便最终改善健康和生活质量。”

在提供2型糖尿病患者睡眠障碍的指南指导治疗的总结后,研究者呼吁开展对明显缺乏评估治疗该患者人群睡眠障碍效果的随机对照试验。

研究者写道:“特别的研究重点是药物和非药物治疗选择对2型糖尿病健康结果的影响。”

这项研究,“2型糖尿病患者的睡眠障碍和相关的健康结果:文献综述”发表在Diabetologia杂志上。

意大利San Raffaele医院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低维生素D水平有助于预测糖尿病或肥胖患者因COVID-19导致的疾病严重程度增加的风险。

COVID-BioB研究的回顾性子研究,分析结果详细说明了严重COVID-19患者维生素D水平与血糖和身体质量指数(BMI)的相关性。

“我们首次发现,在COVID-19中,VD水平与男性、血糖水平和BMI显著相关,并且由于男性、高血糖和肥胖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疾病恶化的危险因素,维生素D缺乏可能被确定为一种新的病理生理机制,作为内分泌表型的共同点,对COVID-19患者的预后产生负面影响,”研究人员写道。

由于早期研究提示低水平的维生素D可能使COVID-19患者的疾病更严重,San Raffaele医院内分泌科的Andrea Giustina教授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进行了当前的研究,目的是解决当前明显缺乏维生素D与COVID-19患者血糖和BMI之间潜在相关性的数据的问题。为此,研究者设计了本研究作为COVID-BioB研究的回顾性分析,COVID-BioB研究是在San Raffaele大学医院开展的一项前瞻性观察性研究,收集了2020年3月18日至5月5日因COVID-19入院的150多例患者的数据。

排除了那些信息缺失的患者、使用维生素D补充剂的患者和骨质疏松或骨量减少的患者后,研究者确定了88例COVID-19患者队列纳入他们的分析。该队列的中位年龄为56.8(IQR < 49.2-67.5)岁,中位BMI为27(IQR,24.7-30.5)kg/m2,67%为男性。

总体而言,该队列的中位维生素D水平为16.3 ng/mL,在68.2%的患者中确定了维生素D缺乏。研究人员还注意到,维生素D缺乏在男性患者和严重COVID-19患者中更常见。

出于分析目的,维生素D缺乏定义为25[OH]D水平低于20 ng/mL。WHO分类和美国糖尿病协会定义分别用于定义超重和高血糖。

分析结果表明,24例血糖水平正常和维生素D水平正常的患者中有7例(29%)存在严重的COVID-19。相比之下,39例高血糖或维生素D缺乏患者中有24例(61%)观察到严重COVID-19,25例两者均有的患者中有19例(76%)观察到严重低血糖(P=0.003)。此外,研究者指出,无高血糖和维生素D缺乏的患者PaO2:FiO2更高,N/L比值、乳酸脱氢酶(LDH)、hsCRP、IL-1β和IL-6水平更低。

分析显示,9例正常体重和维生素D水平正常的患者中有3例(33%)、18例超重或维生素D缺乏的患者中有11例(61%)、32例超重和维生素D同时缺乏的患者中有23例(72%)观察到重度COVID-19(P=0.1)。其他分析表明,与有一种或两种情况的患者相比,无超重和维生素D缺乏的患者PaO2:FiO2比值更大,IL-6水平降低(371 vs 243 vs 211;P=0.03)(8.7 vs 24.3 vs 43.8 pg/mL;P=0.046)。

基线特征、炎症参数和疾病结局的比较表明,与超重患者相比,维生素D缺乏患者的炎症反应更差,N/L比值、hsCRP和LDH升高,但这些组之间的基线特征和疾病结局未观察到统计学显著差异。

这项研究,“维生素D水平与COVID-19患者的血糖和BMI相关,可以预测疾病的严重程度”,发表在《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上。.

根据一项新的研究结果,在慢性肾病(CKD)成人患者中,体重波动可能是负面健康结果风险增加的信号。

对来自韩国国家健康数据库的8万多名透析前CKD患者的分析结果表明,与体重指数(BMI)变异性水平最低的患者相比, BMI变异性最大的患者死亡风险高66%,需要肾脏替代治疗的风险高20%,心脏病发作或卒中的风险高19%。

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医院内科教授Dong Ki Kim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说:“这项研究表明,近期体重指数波动的肾功能受损人群,无论其目前的体重指数如何,患心血管疾病或死亡的风险都较高。这一结果表明,肾功能损害的人应该注意他们的波动体重状况,那些体重波动的人可能受益于接受适当的筛查和风险因素管理,以预防心血管疾病或他们的肾功能障碍的进展。”

随着肥胖负担持续增加,Kim和团队试图描述BMI变异性与CKD患者预后之间的关联。为此,研究者利用韩国国家健康筛查数据库的数据,设计回顾性观察性研究分析这一问题。

对2013-2014年健康筛查数据和基线前至少3次访视数据的患者进行初步检索,找到了11,651,753例个体。应用额外的入选标准后,研究者确定了84,636例eGFR低于60 mL/min/1.73 m2的患者队列纳入其分析。出于分析目的,研究者排除了有心肌梗死或卒中史的患者和普遍终末期肾病(定义为eGFR < 15 mL/min/1.73 m2)的患者。

研究队列的平均年龄为68(IQR,60-74)岁,51%为男性,中位BMI为24.6(IQR,22.6-26.7)kg/m2。在中位随访4.0(IQR,3.4-4.5)年期间,4782例患者死亡,3276例需要维持肾脏替代治疗,1839例发生心肌梗死,2666例发生卒中事件。

根据BMI变异水平分层为四分位数后,与变异性水平最低的对照组相比,研究者发现变异水平最大的患者全因死亡风险显著增加(HR,1.662[95%CI,1.530-1.806];P<0.001)、肾脏替代治疗(HR,1.201[95%CI,1.087-1.327];P<0.001)、心肌梗死(HR,1.191[95%CI,1.046-1.356];P=0.003)和卒中(HR,1.189[95%CI,1.067-1.325];P=0.01)。研究者指出,在评估期间根据BMI的正趋势或负趋势划分亚组时,观察到相似的结果。

研究者指出,某些代谢综合征组分的变异性也与该患者人群的预后显著相关,包括腰围、空腹血糖、血压和血脂。此外,研究者还指出,具有较多的代谢综合征组分且BMI变异性较高的患者预后比变异性较小的对应患者差。

这项研究,“体重指数和代谢参数变化在透析前慢性肾病中的预后意义:全国范围的观察性队列研究”发表在《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Nephrology》杂志上。


                                                           《世易医学汇》追踪国际医学会议

                                                                         报道计划(下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