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 精选要点

今年5月,世易医健(eChinaHealth)组织了Pre-ASCO中国峰会,会议共吸引到了上千人参加,获得业内同行一致好评!同时,我们也建立了ASCO中国会议4个微信群,群内气氛热烈,互动频繁。

2020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已于5月29-31日举行。ASCO年会后,我们和ASCO也会合作在中国举办官方授权的ASCO Direct China系列Webinars

针对今年ASCO年会,我们特别邀请了世易医键ASCO Direct China会议专家委员会成员张恬教授为大家“推特式”总结ASCO年会精华要点!

               

01 / 特殊的专家

在5月29日的开幕式, ASCO主席 Skip Burris 先生介绍了一位非常不一般的肿瘤专家。他的名字是 David Fajgenbaum。当他上医学院时候得了淋巴癌/Castleman's Disease。他讲了自己的患者经验。做了5便化疗,最后自己研究自己,观察到有mTOR pathway的现象, 自己用了 sirolimus药,然后减免了已经六年多了。这段故事非常动人,从自己临床到bench研究再到自己。他现在在美国滨州大学当副教授。

          

          

          

02 / 膀胱癌临床结果

膀胱癌: 重要第三期临床结果 - 在膀胱切除手术后, atezolizumab vs 安慰剂, 809 位患者, atezolizumab 没有延长无病生存率或者总体生存率。美国 AMBASSADOR 临床试验, 用pembrolizumab还在继续注册病人。这是美国西北大学教授Maha Hussain报道的。

03 / 膀胱癌临床结果讨论

张恬教授在这次年会被邀请讨论三个膀胱癌临床结果: 第一个给有FGFR2/FGFR3 突变的患者们用 erdafitinib , 第二个用rogaratinib-atezolizumab 合并治疗, 还有第三个是 cabozantinib-atezolizumab 合并治疗。张教授的结论从2019年一月到2020年5月的治疗变化收到了很多同事的称赞,并同时也分享给大家。

在第二天plenary我们还会看到化疗后用maintenance avelumab在晚期膀胱癌的结果。

04 / 原发灶不明癌症

一段特殊会谈, 讲原发灶不明的癌症: 从不清楚最好的治疗到了现在有份子判断测验去找到primary然后选择治疗方法。这些是Tennessee Oncology 的 Dr Anthony Greco 讨论的。

用循环的肿瘤DNA也可以来判断发灶不明的癌症。有意思的是这些肿瘤多半有MET的突变,也许是扩散时候的一个普通的pathway。这是美国加州大学教授Dr Kato报道的。

05 / COVID19期间的癌症治疗

美国癌症研究所(NCI)主任 Ned Sharpless 通过全国临床试验网络中心情况广泛讨论了疫情期间有关癌症护理和临床试验注册所发生的变化。例如,我们接受了并非常快速调整了肾癌联合(Alliance)试验第3阶段(PDIGREE)的标准COVID19 护理方法来继续应对肾癌治疗。

范德比尔特(Vanderbilt)教授Dr. Jeremy Warner 给出了CCC19述评,这是从1个推特到2000多名病人的数据库。第一个数据锁定在第928点上,显示死亡率高达13%,这说明癌症患者比一般人群更虚弱。在 COVID19 疫情期间,对癌症患者治疗我们必须更加小心。

范德比尔特教授(Vanderbilt)Dr. Leora Horn讨论了TERAVOLT关于肺癌患者得到COVID19的数据,400病人。随访期间发现死亡率与先前的化疗有关。请把这个研究信息带回你的医疗工作去:在患者处于COVID19高风险时期,要特别小心开始进行化疗。

06 / RET融合治疗

来自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Vivek Subbiah博士对患者使用pralsetinib给RET融合的患者

■ 91%的ORR进行RET融合治疗,达到了100%控制住了疾病!

■ 重要的是通过基因组配置这些肿瘤来选择治疗点!

07 / 诗与罕见突变

来自Intermountain Healthcare Dr. Mark Lewis 以Robert Frost的诗"行不通的道路"来集中讨论罕见的突变,确保分子定位来找到正确的道路。

             

08 / 转移性膀胱癌新标准

全体会议时间!维护 avelumab 可提高膀胱癌患者的整体存活率!我们应该坚持这些化疗处理作为转移性膀胱癌疾病的新标准。恭喜来自英国巴特斯癌症研究中心的Dr. Tom Powles博士和华盛顿大学的Petros Grivas博士、Javelin bladder 100团队和患者!

美国宾州Fox Chase Cancer Center教授Dr. Elizabeth Plimack给出了一个很棒的幻灯片演示总结。Avelumab免疫治疗后的“转换维护”应该是首选治疗手段。

■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在转移性膀胱癌中最长的总体生存数据。

09 / 转移性乳腺癌

E2108试验:对de novo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早期手术与系统性治疗的对比。在整体存活或延长生存期方面没有改善,局部复发有些进展(10% 比对 26%)。早期的局部治疗不应提供给stage IV期乳腺癌的妇女, 因为没有获得生存益处。如果可以保存或者暖和, 局部手术还是可以考虑的. 上述为西北大学教授Dr. Seema Khan报道。

10 / 肿瘤分子靶向治疗

今年的ASCO 会议上,有更多的主题为肿瘤分子靶向治疗的论文指明,患有结肠直肠癌和MSI-H或DNA损伤修复缺乏的患者,对照标准化疗Pembrolizumab改善了自由存活率或客观响应效率。需要注意到,前6个月Kaplan Meier线是交叉的,但对pembrolizumab具有耐久的反应。

11 / 第III阶段ADAURA试验

第III阶段ADAURA试验包括了被切除stageIB、II或IIIA NSCLC(有或没有辅助化疗)的患者,以及EGFR exon19或L858R突变患者。试验显示了疾病的阶段存活率全面改善,其中第二阶段(HR 0.17)和第三阶段(HR 0.12)比阶段IB(HR 0.50)改善更明显。整体曲线还非常早和不够成熟,这将是关键。请注意,此处的HR 0.40 (95% CI 0.18, 0.90)对于成熟点从统计意义上不是有效的。在未来几年我们将密切关注这一点(5%的成熟度)。上述内容是由Yale大学教授Dr. Roy Herbst介绍的。